你的位置:主页 > 稳赢投资 > 随手记退贷波及金蝶已开始内部“干预”

随手记退贷波及金蝶已开始内部“干预”

admin 发布于 2020-12-17 06:25   浏览 次  

  在推迟了一天后,随手记在4月23日正式对投资人进行确权。昨日(4月23日)随手记的投资人已经陆续收到短信通知用户在APP里进行投资资金的确认。

  除了短信通知之外,多位投资人对《财经涂鸦》表示,他们未受到除短信之外的任何通知,甚至很多投资人在通知确权的当天才得知随手记要退出网贷的事情。

  投资人史论表示,对随手记后续确权的沟通群,自己是在22日下午才拉了新群进行交流,而到23日上午,此时距离随手记发布通知已经过了5天,很多投资者也是刚刚知道了随手记退出的事情,就在短短的一天内,群里已经有460个了。

  在这约8万的现存投资用户(详见此前《财经涂鸦》发布的报道:《随手记告别网贷:投资者难眠的48个小时》)中,还有一部分特殊的用户,他们是金蝶的员工。金蝶创始人徐少春是随手记的第一位投资人,在成立早期,随手记一度称为“金蝶随手记”。

  这些投资者投资的年限相对较长,一般是在2015年前后就已经开始投资随手记的网贷产品。这些投资者的出于对金蝶的信任,很多人在买随手记理财产品之前,并未购买过任何理财产品,但对随手记上的产品,购买金额都比较大,平均都是几十万,有的已经达到上百万。

  随手记退出之后,他们也没有因为是金蝶的员工而有下车机会,并且因为金蝶在随手记事件中被而面对更大压力。

  东东是金蝶的老员工,也是随手记投资了五六年的老用户,“我们现在都不敢随便发言了,害怕被抓包,也不能有其他动作。”东东说。

  是另一位同事转发了外部投资人群讨论事宜到内部群里而被群主,尽管这个群建立的目的是因为这些同事都因为随手记退出而导致了资产损失。

  “作为金蝶老员工,我十分不想这次事件影响到公司,但随手记的做法实在无法让人认同。”东东说。

  深圳随手科技成立于2011年,早前公司名曾叫作深圳市金蝶随手网科技有限公司。随手记创始人谷风原本是金蝶集团的一名资深员工,创立了金蝶互联网事业部,并历任该事业部副总裁。

  谷风后来创办了随手科技,从记账业务起家,资料显示,随手科技的第一笔融资来源于金蝶集团创始人和金蝶国际董事会徐少春,金额是1000万。据天眼查信息,深圳随手科技的母公司是随手科技,其股东目前依然是谷风和徐少春。

  从投资角度而言,是徐少春个人出资,在名义上,随手记和金蝶是相互的,但故事显然不止于此。

  投资人史论是做财务的,对金融软件比较熟悉,“当时随手记宣传的时候说是金蝶背景,也是出于看好金蝶也就投资了,而且这个平台收益也并不高,只是认为比较安全。”史论说。

  回想其当初为何投资随手记,史论表示,随手记一直在宣传自己是金蝶旗下的产品,据他自己当时了解,随手记原来也是金蝶里面的一个事业部,之后被徐少春出来,成为了随手记。

  这是外部投资人的看法,而对于金蝶内部员工来说,这种信任更深。“一开始根本不知道它是什么性质的平台,随手记宣传的时候也没说自己是网贷平台。”东东回忆说。东东在购买随手记之前未购买任何理财产品,也没做过任何投资,“随手记高管是金蝶内部的,所以基本上是很相信他的。”

  带着这份信任,在随手记刚开始在金蝶进行推广的时候,东东就立刻购买了。“随手记办公地点一开始也是在公司,每逢周末或者节假日的时候,就会在大厦中庭做活动,存多少钱,送多少礼品这样。”

  不光自己买,同时还帮身边的亲戚朋友去购买,而像他一样的老员工不在少数,因为出于对金蝶的信任,不光自己购买随手记的产品,还推荐给亲戚朋友一起购买,有些还推荐给了对接的客户进行购买。

  “因为它是金蝶背景,就觉得很安全,也没特别详细了解,就直接投了。基本投的老用户都是跟金蝶有关系,要么是金蝶员工以及他们的亲戚朋友,要么是金蝶的客户,多多少少都是跟金蝶有关系的。”东东说。

  而客户对随手记的了解渠道还来自于金蝶的相关软件,“我们公司有自己的管理工具,有沟通平台,随手记有时候就会在这个工具的沟通平台上进行推广,做广告和活动,这些活动金蝶的客户是能看到的。”东东表示。

  这份信任在4月17日被突然打破,当天,随手记在微信号上发布了退出声明,第一时间知道的金蝶内部员工临时组织了群,目前群里已经有400多人,但这都是在职且知道事件的人,而不知道的或者已经离职的已经无法统计数量了。“目前金蝶内部应该有超过1000出借的投资人。”东东表示。

  尽管金蝶内部也有不少的员工在随手记上受损,但随手记也并未单独给金蝶的员工有交代。“我们没有接到随手记那边有任何正面的反馈,没有任何正面的回复或者交谈。”东东说。

  在4月20号,有20多个随手记投资人已经到金蝶公司进行跟进,因此金蝶在近期也增加了大楼管控,外部投资人还能去各个机构沟通,但内部员工更“光”。

  随手记与金蝶的挂钩是早期投资人认可随手记很重要的原因,这也是目前很多投资人在随手记出事之后就去金蝶要说法的原因之一。随手记是在2014年上线的理财板块,除基金、银行业务之外,还有第三方平台的P2P产品,而平台一直是拿着金蝶集团为自己背书,称平台“源自金蝶25年财务沉淀”。

  天眼查信息显示,深圳随手记的控股公司随手科技在2019年8月注册资本由10万改为23.3万元,同时在2019年,创始人谷风股权方面由30%提升至70%,而徐少春的比例则由70%锐减至30%。

  随手记的变化痕迹也被一位老用户记录。用户美丽在整理了一份关于随手记退出前后的时间节点:

  2019年,随手记踩雷厚本金融,同时突然关闭了专业版投资入口,把投资归到标准版,分离投资和记账功能;

  2020年2月28日,到期退出或者提前申请退出的都未回款,部分投资人开始咨询客服;

  3月6日其开始在黑猫投诉上进行相关投诉,客服回应称是疫情影响,让投资人等待;

  3月4日,部分提前申请的投资人收到了成功退出短信,但有投资人反馈在3月4日之后申请的都被;

  3月9日,凡是提前申请退出的都收到了短信,到期退出的,会在回款时限最后一天回款到稳盈余额,但提现中的历史收益被卡,不能提;

  4月16日,有部分被卡利息的投友成功提出了利息,后被发现是原来利息5000以下的才可以提出,随手记把小额出借人放出,降低事件人数;

  让投资人疑惑的还有随手记跟监管有出入的部分。根据2019年12月互联网金融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下发的《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简称“83号文”)表示,小贷公司注册资本不低于10亿元,首期实缴资本不低于5亿元,同时要求首期实缴资本还应同时满足不低于转型时网络机构借贷余额十分之一,且强调退出平台不得申请转型小贷公司。

  据天眼查数据,2019年6月,随手科技把注册资本从1亿元提升至5亿元,但这仅仅是注册资本,美丽在该份记录中表示,随手记实缴才1亿。

  在对随手记退出事件上,深圳市南山区人民于4月20日发布的《关于督导随手记平台妥善处置风险保障出借人权益的公告》中表示,随手记平台必须切实担负起公告清退和化解风险的主体责任,加强与出借人的有效沟通,保障出借人权益,随手记平台全体借款人必须依约履行还款义务,请随手记平台全体出借人密切关注平台清退工作;如发现平台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的,可依法依规向南山区网金治理办或南山经侦大队反映举报。

  而根据83号文,此番随手记退出,将不能转型成为小贷公司,而之后随手记要身在何处?2019年6月12号,金蝶出资0.9亿,持股30%与中国中信和中信信托共同成立中信消费金融公司,这是首家信托系持牌消费金融公司。